服务热线:13385200358(彭)

《梦想之歌》——上集(十三)
2017-03-23 15:09:40???来源:???评论:0 点击:

  79  二分场水利工地。日 外。  秋末,二分场大搞水利建设。男劳力全部上工地开挖排水沟,就业人员和青年队的小伙子们推着独轮车、抬着大筐,上上下下,热火朝天地奔跑着。  张教导员在工地上宣布:二分
  79
  二分场水利工地。日/外。
  秋末,二分场大搞水利建设。男劳力全部上工地开挖排水沟,就业人员和青年队的小伙子们推着独轮车、抬着大筐,上上下下,热火朝天地奔跑着。
  张教导员在工地上宣布:二分场现在进行挖沟竞赛,各队选出一名代表,进行“单打”比赛,获胜者发奖状。
  参赛的是二分场农业一队、二队和青年队,一队派出的就业人员,身高一米九○左右,不仅粗胳膊粗腿,满脸络腮胡子,黑黑的脸膛,瞪着大眼,阴沉沉地和谁也不说话。二队派出的就业人员,一米六○左右,小鼻子小眼红脸膛,站在那儿只到一队那个就业人员的肩膀,穿了件二十多条手帕缝制而成的褂子,引得周围的人直想笑。青年队派出的当然是林晓阳了,一米八○的身材,脸白唇红,一副书生模样。三个人每人面前放着一辆公家的手推独轮车,一把铁锨,旁边站着几个干部。
  张志杰:三个队今天进行比赛,食堂给参赛人员每人免费补助一斤大馒头,看谁能得第一。两个农业队,可不要输给青年队了。
  开始几车,三个人不分上下。你一车,我一车,几乎同时推出土方坑,同时翻车倒土,每车回来林晓阳要快上半分钟,但他又每每去修路,把刚压出车轮印的路用铁锨迅速铲平拍几下,再去挖土。而且,开始车上的土只有大半车,没有两个就业人员筐上的土多。
  竹秀云不放心地走到一班,问白大贵:林晓阳能不能赢?
  白大贵:竹队长放心,青年队保证拿第一。林晓阳得过全县第一,还在乎他们两个农业队。
  竹秀云:林晓阳车上装的土没有两个就业人员的多,又老去修路,耽误时间呀!
  白大贵:这是推土的诀窍。刚开始还没压出道来,不能贪多,否则把路弄糟了,再修要费很大的事。
  白大贵话音刚落,两个就业人员一个小车歪倒了,土倒了出来,另一个小车轮陷在深深的车辙里推不动,又倒回来再去修路。
  林晓阳的车路仍然是平平坦坦的,车上装的土渐渐多起来,推得也轻松,跑得也快。
  章素美对几个抬大筐的姑娘说:三个人三种形象,高、中、矮,黑、白、红,很有意思哩。
  竹秀云看到林晓阳大汗淋漓,对白大贵说:快给林晓阳送点开水。
  白大贵拎起茶桶送到了林晓阳土方坑旁边。
  中午吃饭休息时,一个炊事员按照张教导员的指令,给他们每人送来免费的一斤大馒头、一份炸鱼。林晓阳对小个子的手帕花褂子产生了极大兴趣,于是边吃馒头边走近这名就业人员身边蹲下,和他拉起了家常:
  你身上的褂子是自己缝的?
  嗯!我两个晚上就缝出来了。
  你的布票呢?
  换菜票吃了。
  你是几级工?
  三级。
  有几个小孩?
  老婆都没有,哪来的小孩。
  三十三元工资足够你一个人吃饭用,为什么连件像样的衣服都不做呢?
  你不懂。现在的生活比我年轻 时差得太多了,我要想尽办法把生活搞好,吃得好,才能长寿呀!
  你过去是干什么工作的?
  我是军人,国民党军队的。
  哦,知道了。是个军官?判了几年徒刑?
  两年。
  是排长还是连长?
  排长连长也没有我吃得好。
  营长?
  营长也没有我吃得好。
  “难道当过团长?”林晓阳迷惑了。
  我是驾驶战斗机的。飞行员每天要吃一只烧鸡,不吃完还要挨训。还有牛奶、水果,吃不完啦。
  怎么被共产党抓住了呢?
  在云南被解放军的高射炮打坏了,跳伞被捉住的。
  解放军优待俘虏,怎么会判你徒刑呢?
  我受三民主义教育很深,坚决不投降。我跳起来骂那个给我做工作的指导员,把他骂火了,说我是反动透顶的反革命,就把我送进监狱了。
  你的牛肉罐头在哪弄的?
  这是我队的一个就业人员母亲死了,请假回北京奔丧,我托他给我买的。三块钱一盒,我一口气让他给我带了十二盒。一个星期吃一盒。
  小个子边说边用筷子夹了一块牛肉片放到林晓阳嘴里:你尝尝,很香的。吃牛肉就有劲啦。景阳岗武松就是吃了五斤牛肉才打死老虎的。
  林晓阳两口就吞了下去,笑着说:谢谢!
  小个子又说:“张春栽是个笨蛋,他认为派个有力气的大个子就能赢!这个人刚出狱半年,天天阴着个脸。他不会推独轮车,你没见他小车上的土装得比你都多,一上午翻了几次。你小子很能干,今天比赛肯定是冠军。我当亚军。放在十年前,我不一定输给你。三十五岁了,不行了。”小个子站起来,“那个大个子干起来了,咱们也干吧。”
  傍晚,收方员向教导员和几个队长汇报:青年队十八方二,二队十五方九,一队十三方二。
  张志杰高兴地宣布:六方一个定额,林晓阳完成三个定额呢!得了第一。这就是拼搏精神。张队长,你派的“运动员”个子最大,得了个倒数第一呀!
  张春栽神色尴尬。
  竹队长高兴得只是笑。围看的人七言八语赞扬林晓阳。林晓阳站在茶桶前大口喝着凉开水。
  80
  青年队宿舍前。日/外。
  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朝霞把天际染得红彤彤的。
  张志杰与竹秀云来到青年队宿舍前。
  竹秀云向五班宿舍喊:牛班长,叫大家出来站队,有任务布置。
  牛照辉掏出哨子一边吹一边大呼小叫:各班出来排队开会!各班出来排队开会!
  不一会,八个班分两排站好了横队。
  竹秀云宣布:请张教导员给大家作指示。
  一阵掌声。
  张志杰挥手示意大家不要鼓掌了:同志们,文化大革命已经在全国轰轰烈烈开展,各地都成立了红卫兵组织。根据党的政策,五类子女是文化大革命的回避对象,大家要正确对待。林晓阳同志不仅劳动好,思想上也追求进步,他废寝忘食为青年队编写节目,大家要向他学习……
  竹秀云此时的脸上像东边天上的朝霞,红润润的。她接着说:同志们!向大家报告一个好消息,场部已经批准我们成立‘毛泽东思想文娱宣传队’,还准备给我们做一面红旗。现在就成立三个排演小组,一个话剧组,一个歌舞组,一个小品组。批准林晓阳为导演,章素美是副导演,带领大家排演节目。
  队员们热烈鼓掌。
  81
  青年队宿舍前空地转换农业一队办公室。夜。外/内。
  青年队各班把电灯拉到门外空地上,排练节目。乐器、歌声响成一片。
  歌舞组八个女青年手拿毛主席语录,排练舞蹈《毛主席语录发给咱》。
  杨春武在练独唱:老三篇,篇篇红,篇篇红……
  各班都在排练不同的小品、独唱、快板。张春栽走过来,装模作样地提一些建议,也常常到章素美的六班坐坐。
  白大贵拿着报表匆匆向队部走,一脚踏进张春栽的办公室,大喊:报告!忽然看见张春栽抱着章素美在那儿狂热地亲吻。
  章素美羞得低下头,张春栽脸一红,又故作镇静:进来!
  白大贵惊慌地一笑:对不起,我走错办公室了。白大贵急忙跑了。
  章素美红着脸埋怨张春栽:你的胆子太大了,传出去怎么办?
  张春栽安慰她:有什么可怕的,一个就业人员家属能把我怎么样。要是竹队长问你,你坚决不承认,说白大贵造谣。
  章素美: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张春栽:只亲了一下嘴又没干别的,怕什么?快回去吧,白大贵敢说,我就说他造我的谣,看我怎么整他。
  82
  食堂前空地上。日/外。
  白大贵悄悄告诉杨春武:“喂,昨晚我看见张春栽和章素美在办公室亲嘴哩。”两个人偷偷地笑。
  林晓阳也蹲在一边吃饭,听见了他俩的笑声,问:你俩鬼鬼祟祟笑什么?
  白大贵说:笑你吃萝卜菜的样子,好像很难吃,是不是今天的炒萝卜放盐少了,不好吃呢?
  林晓阳点头说:“今天的萝卜是淡了点。”他此时诗兴大发,“菜里没有盐就像人们的生活中没有爱情一样没滋味。”
  杨春武说:“这是一句美妙的哲理诗。真希望我们身边多发生一些爱情故事。哪怕是荒诞不经的故事也是浪漫的。”三个人嘻嘻哈哈穷快乐一阵,吃完饭回班休息去了。
  这句俏皮话被白大贵说给全班人知道了,苦闷中的小伙子们当作打动心灵的格言经常在食堂打饭时,用筷子敲着碗故意在女孩子们面前说:菜里没有盐就像生活中没有爱情一样没滋味。
  一个大胆的女孩子,也敲着碗说:菜里没有盐就像生活中没有爱情一样没滋味。
  章素美听见了虽然有同感,但却指着她说:“你疯了吗?”惹得一群女孩子嘻嘻笑。
  83
  张淑贤家。黄昏/内。
  (画外音):刘厚友这些日子到林晓月家里的次数越来越勤了。林晓月十六岁了,出落得亭亭玉立,朴实秀美。老实厚道的刘厚友渐渐喜欢上她。(画外音停)
  刘厚友:我和你哥哥分别几个月了,很想和他见面聊聊。
  林晓月:上个星期我给我哥送一双布鞋去。我哥说,为了追求政治进步,决心和我爸爸划清界限,采取不回家的态度。我哥还说,你有空就去青年队玩一天。我哥如今负责青年队的文娱宣传活动,在编写节目和歌词,要我问你有什么好材料没有。现在新华书店里只有毛主席着作和鲁迅的书,别的书买不着。
  刘厚友:我回云龙探家时买了一本《南方来信》话剧本。可以用。
  84
  一班宿舍。日/外。
  星期天上午,有人在看书,有人坐在门口洗衣服,有人在下象棋。林晓阳坐着横木棍凳子趴在床上写三句半。
  叮铃铃!叮铃铃!门外传来自行车铃声。林晓阳抬头一看,刘厚友推着自行车站在门口。
  林晓阳高兴:天天盼你来,可盼来了。
  刘厚友从一个手提包里拿出《南方来信》剧本:特地给你送剧本来的。
  林晓阳高兴地接过剧本放在床上,牵着刘厚友的手:走,到堤上欣赏二分场 的风景去。
  刘厚友坐在堤上问:一分场成立了革命造反组织,你们这里呢?
  林晓阳:二分场也成立了,详细情况不清楚,干部和工人不和我们青年队的人谈这方面的问题,我们属于回避对象。
  刘厚友:一分场造反派准备夺权。
  林晓阳:我对此没有兴趣。
  刘厚友:张春栽调到二分场当队长恐怕会对你不利。
  林晓阳:我不属张春栽直接领导,而且场领导和竹队长对我评价很好。唉,告诉你,张春栽和章素美粘在一起了。
  刘厚友:章素美成份不好,总想找个红五类干部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也是人之常情啊。
  林晓阳顺着说:一个女人成份不好,有什么办法呢?一些地主富农的女儿,长得很漂亮,为了改变命运,嫁给成份好的瘸子或麻子,比比皆是呀。
  85
  六班宿舍。夜/内。
  排练《南方来信》的演员汇聚在六班宿舍对台词。林晓阳靠墙坐在床上,头一歪睡着了。
  白大贵连声呼叫:文才!文才!
  竹秀云:他太累了,昨夜十二点我查房时,各个班的人都睡了,只有林晓阳还在写材料。
  杨春武嘻笑着对章素美说:你是“文才”的表妹(剧中人物的关系。),快喊醒你的表哥对台词。
  “表哥!表哥!”章素美把林晓阳喊醒了。大家又一阵笑。
  86
  梁山大队小学校操场上。日/外。
  (画外音):毛泽东的“我的一张大字报”从北京传遍全国各地,红卫兵运动风起云涌,大串连成为时尚。在艮土县各个路口都有红卫兵拦着过往行人背诵毛主席语录。背不出来的,就别想通过。对妇女后脑上梳“鸡蛋卷”者强迫剪掉。庙堂的神像被砸烂。女孩子不能穿花褂子。小青年获得一顶军帽或一条军裤视为珍宝。女孩子也以穿军装视为无上光荣。(画外音停)
  总场安排一辆解放牌货车运送青年队去梁山大队演出。梁山大队操场上黑压压上千人。
  夏晓霞戴着军帽和红卫兵袖章,背着长枪英姿飒爽地领着一队民兵维持秩序。
  一个麻脸女民兵:“连长姐姐,那个报幕的大男孩就是救过你的人?”夏晓霞点点头。
  麻脸女民兵:“这可是个美男子!你怎么不把他‘娶’过来呢?”夏晓霞立即用手捂住她的嘴巴,要她少说话。
  第一个节目大合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唱完后林晓阳又到前台报幕:下一个节目,表演唱《不忘阶级苦》,演唱者章素美、表演者杨春武。
  杨春武装扮成放牛娃在台上走步、舞蹈,章素美放声歌唱:不忘那一天,月牙儿……
  动听的歌声、优美的舞蹈让社员们大开眼界,迎来了一阵阵掌声。
  林晓阳站在幕布一侧,发觉台下有个背枪的农村姑娘用黑亮的眼睛望着他,猛然想起几年前卖柴的事,于是友好地对夏晓霞点了下头,夏晓霞会意地灿烂一笑。
  演出结束,青年队队员纷纷往解放牌汽车上爬,车厢前面飘扬着“毛泽东思想文娱宣传队”的红旗。
  夏晓霞代表梁山大队与竹秀云握手致谢后,走到林晓阳跟前主动伸出手,林晓阳笑着伸手握了握。
  夏晓霞深情而敬仰地望着林晓阳:林大哥,你们的演出太棒了,听说好多节目都是你创作的,真了不起!
  林晓阳:演得不成熟,请多提宝贵意见。
  夏晓霞:哟!我们可不敢班门弄斧呀。
  林晓阳:几年不见,你变成大姑娘了。又当了连长,了不起呀!
  夏晓霞莞尔一笑,腼腆地说:哪有林大哥威风,既是大导演,又是报幕员呐。
  白大贵在车上喊:林导演,车快开了!这么亲热,还没讲完呀?
  满车厢的人大笑。
  夏晓霞脸红了,真诚地说:林大哥,有时间到我们大队来玩啊!
  林晓阳点点头:有机会就来,有机会就来。
  竹秀云在车上问章素美:那个女连长认识林晓阳?
  章素美:不知道啊!
  林晓阳爬上车厢,汽车开动了。夏晓霞微笑着难舍地向林晓阳挥手致意。林晓阳也一个劲地朝夏晓霞挥手告别。
  (画外音):夏晓霞再一次见到林晓阳,他不再是那个推独轮车的‘卖炭翁’,而是一位风度翩翩的编剧、导演,怎不令夏晓霞兴奋激动呢。她在心里喃喃地念叨着,晓阳啊晓阳,你知不知道,有一位朴实的女孩子无时无刻都在想念着你呢?对林晓阳的一切,夏晓霞不仅是从现象上看问题,还在心里美化诗化林晓阳。可是,在那个信息封闭的时代,男女授受不亲的农村,一个女孩子对一个男孩子爱慕也只能深深藏在心里。(画外音停)

相关热词搜索:上集梦想

上一篇:《梦想之歌》——上集(十二)
下一篇:最后一页

潜江市知识产权协会??版权所有??鄂ICP备15007408号-1 ? ? ??

服务热线:0728-6292013? ? 13385200358? ? ? ? ? ? 13593902976 ? ? ?

地址:湖北省潜江市园林南路特8号 ? ? ?电子邮箱:1035034947@qq.com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