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3385200358(彭)

《梦想之歌》——上集(四)
2017-03-23 14:43:52???来源:???评论:0 点击:

  旅途。日 外。  路上,林晓阳牵着李明秀,上下车;上下船。船到章华县汉江码头时,王玉珍的公公拖了辆平板车等在那儿。  两个小丫头亲热地喊:爷爷!爷爷!  平板车上用麻袋装了半袋子香瓜,还有
  18
  旅途。日/外。
  路上,林晓阳牵着李明秀,上下车;上下船。船到章华县汉江码头时,王玉珍的公公拖了辆平板车等在那儿。
  两个小丫头亲热地喊:爷爷!爷爷!
  平板车上用麻袋装了半袋子香瓜,还有两个大西瓜。
  李老汉:这是带来让你们路上充饥解渴的。
  王玉珍:这位小哥哥带的几盒饼干有一半让两个丫头吃了。
  公公听了很高兴:既然去一个公社,小哥哥,把书放到平板车上一同走吧。
  林晓阳:“谢谢李爷爷!”随手把书放在了平板车上,“我和李爷爷轮换着拖车吧。”
  李老汉拿出几个香瓜和一个大西瓜,用刀切开说:来,孩子们吃瓜吧!
  林晓阳又饿又渴,也不客套,饱吃一顿。吃饱后,林晓阳抢着拖起平板车就上路了。两个丫头坐在车上,王玉珍和李老汉在车后面跟着走。
  李老汉边走边说:这小伙子,有文化,有力气,又实诚。
  19
  水湾大队六小队。田间。傍晚。
  张淑贤扛着锄头从田里走出来。一个坟包被人掘塌半边,散乱地丢着些小棺材板。
  她走过去拣起几块,又转身用锄头勾断一把长长的青草梗子拧了拧,将棺材板捆起来,用锄杆插进草腰子缝中,刚挑到肩上草腰子开了,棺材板散落在地上,张淑贤低下头重新去捆扎……
  几个收工路过的妇女:大姐,看这天,怕是要下大雨了,快回家吧!
  家里一点烧的都没有了,想把这几块烂棺材板弄回去。
  一个妇女回头说了一句:烧那个东西可不吉利呀!
  一道电光一闪,响了一个炸雷,瓢泼大雨从天而降,地上开始有积水。湿漉漉的田间小路很滑,张淑贤不敢走快。雨越下越大,周围早已没有人影了。
  狂风闪电,雷声隆隆,大雨变成暴雨,到处是湍急的流水,弯曲的小路已是脚脖深的积水,张淑贤脚下一滑摔倒了,锄头和棺材板摔在一边。
  张淑贤跪在地上,仰起脸两手合十拜了几拜,嘴里轻声祷告着:苍天在上,天老爷睁睁眼吧!我不是故意要烧棺材板,求天老爷饶恕一回吧,求野神野鬼饶恕我。家里没有一点烧的了,求天老爷给我们留条活路吧,我再给天老爷磕个头。
  忽然,雨小了、风弱了,电不闪、雷也不鸣了。张淑贤站起使劲扛起棺材板子,左跌右滑地向家里走去。
  20
  两间破旧茅草屋。傍晚。内/外。
  林晓月坐在凳子上用刀削着半大不小的红苕,不时咬上几口。
  张淑贤:晓月,去生火做饭吃。再不要到田里弄红苕了,队长看见了又要批评你舅舅。
  我又不是在田里弄的,是拖红苕的牛车掉在路上我拣的。
  今年收成又不好,社员恐怕分不了几斤粮食,红苕也分不了多少。
  妈妈,舅舅说大哥来信了,过几天要来呢。
  是呀,这两天该到家了。
  妈妈,哥哥长什么样子呀?
  你哥哥九岁就离开了妈妈,恐怕长得象你爸爸那么高了。
  妈妈,哥哥来了包饺子吃就好了。
  这年月,哪有肉卖?去你舅舅家要几个鸡蛋,给你哥煎几个荷包蛋吧。
  林晓阳提着一大捆书,一路打听着,走进茅草屋,来到张淑贤面前。
  张淑贤一脸惊喜得把儿子摸了又摸,问长问短:我的乖乖,走了几天,累了吧,饿了吧?……
  林晓月端来一碗大叶茶,亲热地喊:哥哥!喝点水。
  林晓阳接过碗,一口气喝了一碗茶,说:跑了几十里路,真渴了。
  (画外音):林晓阳看到眼前的妈妈比城市四十岁左右的女人要苍老许多,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从帆布书包里将迁往黄土农场的户口和粮油迁移证拿给妈妈看。张淑贤是文盲,对国家日新月异的政策完全不懂,更无法了解儿子将城市户口自作主张迁往农场的严重后果。(画外音停)
  张淑贤:晓月,快点火,给你哥哥煮荷包蛋。
  林晓月赶快去刷锅生火。
  林晓阳:妈妈,爸爸给我寄来了路费,叫我带你和妹妹去农场。
  张淑贤:这儿过不下去了,明儿给你舅舅说一声,咱们去农场吧。
  21
  黄土农场一分场农业一队。日。
  (画外音):黄土农场的职工队伍来自各地监狱刑满释放的“就业人员”,其中大多数戴着“地富反坏右”的政治帽子。
  一分场距离黄河入海口仅二十几公里,下设农业一队、农业二队、畜牧队、副业队、机耕队。除了农业二队距离一分场场部三公里远,其它各队座落在场部周围,各队之间有一块块空地或是禾场,间或有一小片树林和荒草地。场部及家属居住区四周筑有一米多高的土堤,以防止夏秋季节黄河水泛滥时危及人们的安全。(画外音停)
  林晓阳去食堂打饭,在拥挤的人群中,发现了杨春武。杨春武一转脸也发现了他,两个人同时奔向对方,激动地抱在一起。
  林晓阳:没想到你也来农场了,太好了,太好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杨春武:我回乡出了一年工。爸爸刑满后安排到农场就业。我和妈妈、弟弟、妹妹都来了。
  林晓阳:命运之神又把我们连到了一起。
  杨春武:兰慧玲也来了,分在农业一队妇女班哩。
  林晓阳:没听说她父亲犯错误,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杨春武:她叔叔原来在银行工作,一九五五年在“三反五反”运动中犯了贪污罪,五八年刑满后安排在一分场副业队就业,至今还戴着‘坏分子’帽子,比我爸爸少一顶帽子。我爸爸戴着“反革命分子”和“地主分子”两顶帽子。兰慧玲的亲妈和她爸离婚了,她爸又给她找了个晚娘,兰慧玲和她晚娘大吵大闹几次后,一赌气就退学把户口迁来农场了。
  两人说话间,食堂前打饭的人渐渐少了,这时,从远处走来了一个头发黄黄的女孩子,正是兰慧玲。
  兰慧玲看到林晓阳,紧走几步,满脸激动:林晓阳,怎么是你呀!昨天听我叔叔说一分场又来了就业人员家属,想不到是你们啊。
  林晓阳:杨春武正在和我说你呢,说“曹操”,“曹操”就到。
  兰慧玲:肯定又说我的坏话哩。
  三个人哈哈大笑。
  22
  畜牧队饲料仓库。夜。内/外。
  露天水泥池里堆放着几万斤“地瓜干”,上面覆盖着防雨布。
  一九六一年除夕夜晚,畜牧队队长安排林晓阳、杨春武去饲料仓库值夜班。杨春武值上半夜,林晓阳值下半夜。
  夜十二点后,林晓阳走进装满玉米的仓库值班室和杨春武办了交接手续。杨春武走后,他发觉马灯不太亮,用火柴杆把马灯捻子上结晶的灯花拨掉,又加了点柴油,屋里亮堂了许多。
  他出门去河沟洗手,碰上一个青年农民,身穿露出棉花的旧棉袄,腋下夹条旧麻袋,探过头来问:同志,这儿是不是一分场一队?
  林晓阳:这里是畜牧队饲料仓库,你有什么事?
  青年农民:请问到一队队部往哪儿走?
  林晓阳热情稚气地说:那片有灯光的红房子就是,红房子前面亮灯的大房子是食堂。
  “谢谢”那人慌慌忙忙消失在黑暗中。
  林晓阳洗完手走近库房时,看见十几个人影在水泥池里晃动,心中一惊,大喊:抓小偷!
  一群黑影呼啦一下跑散,消失在黑暗中。
  水泥池边,一个小黑影跌倒在地,林晓阳几步跑近,抓起小黑影的肩膀用力一提,小黑影站起来,口袋落地,原来是个十三四岁瘦瘦的小女孩,头上扎着两个小辫,模样看不清楚。
  林晓阳松开手,小女孩跪倒在地:大哥哥行行好,饶我这一回吧,下次再不敢了!
  你是哪个公社的?这么小,怎么偷东西?
  大哥哥,我是对岸梁山大队的,是从山东梁山县移民过来的。我奶奶饿死了,爸爸病在床上不能动,妈妈抱着弟弟外出要饭去了。家里一点吃的都没有。今晚上跟着队里的社员出来找吃的,刚才假装问路的,就是我们的小队长,你到沟边洗手去了,我们才过来……小女孩流着泪。
  “走吧,快走!巡夜的快来了。”林晓阳拉起小女孩,将口袋给她提在肩上。
  小女孩刚迈步,林晓阳又从身上掏出了准备买书的两元钱和仅有的一斤粮票,塞到了小女孩手里:拿去给你爸爸看病,再买点吃的。
  林晓阳进屋坐在桌子旁翻看茅盾的《从牯岭到东京》。
  一高一矮两名巡逻的民兵持枪跑过来,高个子问:林晓阳,刚才有人从这里跑了,是怎么回事?
  几个小偷,偷水泥池里的地瓜干,被我发现了,我一喊他们就跑了,没追上。
  矮个子:你是不是害怕不敢追?
  我追了呀,没追上。
  23
  一九六一年春。黄河滩上。日/外
  画面由远致近:一分场大食堂西面有一条车马大道通往大堤,上了大堤又是下坡大道,大道逐渐低下去直到河床中心,河床中心处有一片深沟积存着河水,河两岸附近的人们就吃用这里的水。
  田野里、河滩上,长出了绿色的野草和苦苦菜。一些妇女、小孩,用绑着长竹竿的镰刀勾削柳枝,捋下嫩嫩的柳叶装进竹篮里,有的在地里挖苦苦菜。
  林晓阳捧着《我的大学》坐在河边认真看着。
  一个小女孩穿件打补丁的旧花格棉袄,从河南岸走过来,在林晓阳给水车灌水的周围转来转去,像是在挖地上的野菜,还不时往林晓阳这儿看,小女孩从侧面渐渐走近林晓阳,从竹篮里拿出一个手帕小包包,往林晓阳身后一放,“达达达”跑开了。
  林晓阳惊愕。抬头看了看跑远的小女孩,又看了看身边的小包包,打开一看:是一条浅绿色小手帕包着五个煮熟的鸡蛋,手帕上还用红丝线绣有“恩人一生平安”的六个稚嫩的手写字体。
  鸡蛋下还有一张纸块,上面写着几行稚嫩的钢笔字(小女孩,画外音):
  大哥哥,我叫夏晓霞,我爹娘叫我来谢谢你,没什么好东西送你,只能用几个鸡蛋和小手帕表示全家对恩人的一生祝福。你是真正的好人!我爹娘说,你给我们2元钱和粮票,你就要饿好几天,说不定你的弟弟、妹妹正饿得哭哩!现在做好人太难了。“恩人一生平安”六个字还是我的堂兄,就是那夜带着一伙人偷地瓜干向你问路的人,他是我们的小队长,也说你是好人,并让我绣几个字表达我们全家真心的感谢。大哥哥,如果这辈子不能报答你,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画外音停)
  林晓阳鼻子发酸,眼眶含泪,自言自语:穷人家的小女孩这样有情有义,真是难得呀!
  林晓阳面对广阔的河床陷入沉思(画外音):
  黄河啊,中国人的母亲河!你孕育了中华民族古老的文明,经历了秦砖汉瓦的繁荣富强,也面对了近百年外敌入侵的衰败羸弱。你从黄土高原冲下亿万吨黄土,形成了这片几百平方公里的黄河三角洲。
  解放后,新中国领导人为了多生产粮食,派来了几个团的解放军战士,一边开荒一边清剿土匪。不几年,诞生了几个宏大的国营农场,也整顿出一个无匪而平安的广阔平原。一九五五年后,解放军调走了,这儿的几个农场转交给山东省劳改局,改由劳改释放人员开荒种田。(画外音停)
  就业人员徐福宝赶着牛车下来了,林晓阳和他一起往水车里灌水。
  张淑贤提着一只竹篮子从堤上下来,手里拿着一根扎着镰刀的竹竿。
  徐福宝:林大嫂,给儿子送饭的?
  张淑贤:听说你们中午加班不休息,我给晓阳来送饭。
  林晓阳:妈妈,你把饭带回去,我不饿。
  徐福宝:这孩子,你妈妈又出工又做饭,跑这么远来给你送饭怎么不吃?
  林晓阳一边装水一边苦着脸:不想吃!
  张淑贤:趁热吃了吧,茶缸里是稀饭。我抽空去捋几把柳叶去。
  张淑贤从篮子里拿出一个小布包放在地上。接着,又提着竹篮,拿着长杆镰刀向堤下树林子走去。
  徐福宝: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昨天我去未婚妻家里,老丈人说他们大队养老院又饿死了一个老头。
  林晓阳吃惊道:你还有未婚妻?
  徐福宝兴高采烈:哈哈,这你就不明白了。
  林晓阳摇摇头望着徐福宝。
  徐福宝满脸得意:你徐叔叔解放前是回民支队小队长,共产党员,解放后当了村长,身上别着手枪,可威风了,老婆是全村最漂亮的。
  有老婆,为什么又找未婚妻?
  “你徐叔叔就吃这个亏。”徐福宝用手朝自己的下身一拍,哈哈笑了起来:“我那时手里有枪、有权,一个老婆不够用,把全村结婚的、没结婚的年轻女人都干了!”
  林晓阳大吃一惊:全打死了?
  你真是个书呆子,不是打死了,是全睡了。有的是母女俩都叫我睡了。
  林晓阳脸一红,更加吃惊:啊?!
  嘿嘿!你徐叔叔喜欢干这个,要不,现在至少当上乡长了。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
  徐福宝神情有些黯淡,叹了口气:碰上硬汉子了。我们村有一家弟兄五个,三个兄长的老婆都让我睡了,第四个小的刚结婚,新媳妇,厉害得很,高低不从,和我打了起来。他男人刚好从外面进来,也和我打起来。闹大了,几个弟兄把我绑到乡里。后来判了我五年,老婆也离婚了。
  水箱装满,徐福宝扬起牛鞭一甩:“驾!”三条牛一弓背,四蹄一用力,几千斤的水箱就慢慢拖上岸了。
  徐福宝边挥牛鞭边哼起小曲:干妹子好来实在好,走起路来好像水上漂……
  林晓阳坐在沙土地上,吃完了两个菜窝窝头。喝完一缸子有一点点玉米面的清水汤。

相关热词搜索:上集梦想

上一篇:《梦想之歌》——上集(三)
下一篇:《梦想之歌》——上集(五)

潜江市知识产权协会??版权所有??鄂ICP备15007408号-1 ? ? ??

服务热线:0728-6292013? ? 13385200358? ? ? ? ? ? 13593902976 ? ? ?

地址:湖北省潜江市园林南路特8号 ? ? ?电子邮箱:1035034947@qq.com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