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3385200358(彭)

《梦想之歌》——上集(三)
2017-03-23 14:41:33???来源:???评论:0 点击:

  大街上。日,内 外。  周抗战的入伍通知下来了,全班要开欢送会。  林晓阳和刘厚友跑到大街上一个文具店里挑选日记本,准备送给周抗战。  林晓阳说:就买封面上有宇宙火箭和卫星图案的,行不行?
  11
  大街上。日,内/外。
  周抗战的入伍通知下来了,全班要开欢送会。
  林晓阳和刘厚友跑到大街上一个文具店里挑选日记本,准备送给周抗战。
  林晓阳说:就买封面上有宇宙火箭和卫星图案的,行不行?
  刘厚友回答:行!我也想买这个。
  林晓阳、刘厚友买了日记本跑到学校大门口时,迎面碰上全班同学排着四路纵队,拥着一身解放军戎装的周抗战向校外走,胸前的大红花映红了周抗战幸福的笑脸。章素美眉开眼笑地与周抗战并肩而行。金老师和孙玉萍分别走在周抗战和章素美两侧。章素美和周抗战恋爱的新闻就在此时突然爆炸了。
  孙玉萍看见林晓阳两人,喊道:你们俩干什么去了?快来送周班长去兵站报到呀!
  林晓阳跑到周抗战身旁,递上两本日记本:周班长,这是我和刘厚友送给你的纪念品,希望你学习“柳堡的故事”中的“副班长”,胸佩大红花回来看望“二妹子”。
  旁边的几个同学听到了,呵呵大笑。
  章素美高兴地笑着说:我们的才子就是嘴巴甜。
  刘厚友说:林晓阳还在日记本上写了首诗鼓励你。
  周抗战翻开日记本,边走边看,只见上面写的是(林晓阳,画外音):
  今日从军去
  来日当辉煌
  他乡相逢时
  应是凯歌唱(画外音停)
  周抗战看后高兴地连声说:“谢谢!谢谢!”然后把日记本匆匆地装进了上衣口袋里。
  章素美娇声娇气地:喂!你们两个迟到了,我代表周班长处罚你们。
  刘厚友不解地问:罚我们什么?
  章素美靠了靠周抗战:罚你们两个学小狗叫!
  前面几个同学听了,哈哈大笑。
  12
  教室内。日。
  送走周抗战,同学们回到班里你一句我一句讲起周抗战和章素美谈恋爱的事情。
  林晓阳十分惊奇地说:章素美和周班长谈恋爱,我怎么一点不知道?
  兰慧玲打趣说:只有傻瓜才不知道!
  刘厚友在一旁评论:学校不准学生谈恋爱,他俩谈恋爱也没有人批评他们。
  林晓阳发表看法:周班长是全校惟一的解放军战士,章素美就是伟大的革命军人的未婚妻,谁敢批评?
  13
  高二(二)班教室转换校外。日。
  金老师站在讲桌前向全班同学讲:林晓阳的作文写得很好,我把他的“读《祝福》有感”读给同学们听……这时,校长带着两名公安人员来到教室门口,向金老师招了下手,金老师连忙走出来,校长严肃地说:叫苏兴华出来。
  金老师:苏兴华,出来。
  苏兴华从前排座位站起来,神情沮丧地走到教室门口。
  一名公安说:你被捕了。
  另一名公安给苏兴华戴上手铐带走了。
  全班同学目瞪口呆说不出一句话。
  放学前,各个教室的广播响起了校长的讲话:同学们!苏兴华的父亲是红星公社一名地主分子,他组织了一批地富反坏右分子自立皇帝,企图推翻党的领导,十分愚蠢嚣张。苏兴华自我标榜是“太子”,多次写信给一个女同学,许愿他当上“皇帝”后封这个女生为“正宫娘娘”。这个女生是个优秀共青团员,及时向校领导作了汇报。之后,在市公安部门的领导下,一举摧毁了这个反革命集团。
  放学路上,兰慧玲挨着孙玉萍一路嘀嘀咕咕说悄悄话。三三两两的男女同学交头接耳谈论的都是苏兴华和那名女生的事。其实,大家都猜出了那名女生是孙玉萍。
  林晓阳对刘厚友说:苏兴华平时不言不语,没人注意他,怎么会打起孙玉萍的主意?
  刘厚友说:苏兴华给孙玉萍第一次写求爱信,孙玉萍当笑话告诉了兰慧玲,没理会他。后来,苏兴华写第三封信时,说她如果同意和他谈恋爱将来可以娶她做正宫娘娘。孙玉萍不懂其中含意,将信交给了金老师,金老师又交给了校长,校长汇报到市公安局,就变成了今天的结果。
  林晓阳:那天打乒乓球,我不该打苏兴华。我不知道苏兴华是因为喜欢孙玉萍才对我怀有敌意。不然,我会离孙玉萍远一些的。
  刘厚友:这种事是不能谦让的。你既然喜欢孙玉萍,就该给孙玉萍写封情书,我可以当“红娘”。
  林晓阳不好意思地说:孙玉萍要把信交给金老师就麻烦了。
  14
  大街上。夏。日。
  杨春武背上斜挎着白粗布包裹,里面是一摞厚厚的课本。林晓阳和刘厚友走在他左右两边。三个人的脸上都悲戚戚的。
  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杨春武站住了,泪水流了下下来:林晓阳、刘厚友,你们别送了,上课去吧。
  林晓阳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本《介子园画谱》,递给杨春武说:这是我叔叔年轻时买的,我留着用处不大,你有美术天分,送给你吧。
  杨春武流出了泪水:这本画册太珍贵了,书店是买不到的。林晓阳,你是我同窗两年最崇拜的大哥,还有刘厚友,是我的二哥,咱们三个曾经比喻‘桃园三结义’,此生友谊要永远保持。
  刘厚友从身上掏出一支钢笔,放到杨春武手中,说:我没有什么好送的,这支钢笔给你作个纪念吧。
  杨春武把画册和钢笔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擦了下眼泪,又从另一个口袋掏出一张折叠成四方块的白纸,展开后,原来是一幅他们三个人跑马拉松时的画像:林晓阳汗漓漓地跑在前面,刘厚友、杨春武汗漓漓地紧跟在林晓阳后面。
  杨春武说:“我画了一个多月,只能用这幅画表达我的心意了。”说完,他把画像交到林晓阳手上。
  林晓阳:谢谢!将来家庭情况好转,你一定要回校复学。
  刘厚友:你还有十八里路要走,再见!
  三个人依依惜别,杨春武在行人中渐行渐远。
  15
  一九六零年。夏。高三(二)班教室。日/内。
  金老师在讲桌前向全班同学讲:同学们,你们很快就要毕业,走向高考的战场。每个同学要交两张一寸登记照,发毕业证书用。明天要把各人家里的户口簿拿来,学校要进行毕业前政审、写操行评语和年龄核实工作。
  16
  教师办公室。日/内。
  在金老师办公桌对面站着林晓阳。
  金老师坐在木椅上问:林晓阳,你家的户口簿上只有你和你叔叔、婶子及两个堂弟的姓名,怎么没有你父母亲的姓名?
  林晓阳:我在叔叔家好多年了,母亲和妹妹在我舅舅的乡下住。
  金老师:你父亲呢?
  林晓阳吞吞吐吐地说:我父亲解放前在铁路上当邮差,淮海战役期间失业了。一个朋友介绍他去国民党部队当少校参谋,干了一个多月,云龙市就解放了。后来,他被公安局抓走了,判了反革命罪,一九五七年释放后,在山东省黄土农场就业。
  金老师沉默一会儿,慢慢地说:原来如此,唉!你的作文全班第一,其它各门功课都不错,可惜了。回去吧。
  林晓阳低着头回到班里。
  (画外音):高三上学期,孙玉萍患肺病退学了。兰慧玲因为和后妈闹得势不两立,高三没来报到。一九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大学录取通知下来了。高三(二)班只有九个人考上了大学,班里的三名团员全部考上。林晓阳、刘厚友、章素美都名落孙山。章素美不仅没考上大学,而且因为是富农女儿和周抗战的恋爱关系经部队政审后也告吹了。(画外音停)
  17
  火车车厢内。日。
  (画外音):一九六〇年九月十一日,毕业于云龙市第八中学高中部的林晓阳这天刚满十八周岁。他提着一捆书,快步奔到火车站,登上了云龙市发往郑州市的列车,找了个木排空椅坐下。(画外音停)
  车厢内几乎是清一色从苏北、鲁南南下逃荒的农民。他们穿着破旧的单衣,背着破旧的行李。
  一个背着棉被包,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一只手还牵着一个小女孩的农妇,走到林晓阳对面座位,取下行李放到上面的托板上,然后坐下。随后又上来一个背着行李的老汉,坐到了林晓阳旁边。
  林晓阳一身旧蓝布学生装,左胸小口袋上别着一支自来水钢笔,身旁茶几下放着一捆高中三年级的全套旧课本和笔记本,肩上挎着一只黄色的旧帆布书包,里面鼓鼓囊囊的。
  火车慢慢启动了,忽忽隆隆冲刺前行。车厢外的房舍、树木迅速向后退去。
  农妇几次用柔和好奇的眼睛扫视着林晓阳,心中暗暗思忖(农妇画外音):
  这个高大英俊的大男孩生就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将来娶了媳妇肯定是个面慈心善的好男人。他是干什么的呢?到什么地方去呢?(画外音停)
  女乘务员提着大炊壶给乘客们倒开水,男乘务员推着小推车售卖饭菜。
  有几位干部模样的人掏钱买了份饭,多数人拿出自带的干粮吃起来。
  老汉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掺杂着野菜的高粱面窝窝头就着一根大葱吃起来。
  农妇从旧粗布包里拿出三卷高粱煎饼,分给两个小女孩一人一卷,自己留了一卷,又拿出一只汤勺从一个小瓦罐里拨出一些“盐豆子”让两个小女孩卷起来吃。
  林晓阳从书包里掏出一盒饼干慢慢地吃起来。
  两个女孩瞪着黑亮亮的大眼睛看着林晓阳。林晓阳拿了几块饼干分给两个女孩吃。
  农妇感动地笑着说:明秀、明花,谢谢大哥哥!
  李明秀:谢谢大哥哥!
  林晓阳脸上露出温馨的表情。
  农妇:谢谢大兄弟了,我这两个丫头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吃饼干呢!
  林晓阳笑笑:我吃饱了,剩下的给两个小妹妹吃吧。
  农妇问老汉:这位大爷,要去哪儿呀?
  老汉:我家在台儿庄后孟公社,和村里人结伙到外面要饭去的。这日子不好过呐,留在村里只能等着饿死呀!
  农妇又热情地问林晓阳:大兄弟,你是去哪里呀?
  林晓阳简短地回答:湖北省章华县。
  农妇一脸惊异:呀!真巧!我们也是到章华县投奔丫头的爷爷和奶奶去的。俺是江苏省邳县人,如今秋收快结束了,队里活不多了,除壮劳力留队外,能出外的人都陆续南下湖北、浙江、广东讨生活去了。俺男人是小队队长,不能外出。家里还有个大儿子十三岁了,要上学。今年是农村特大灾害第二年,生产队打的粮食,交了公粮卖了余粮,每个社员只分了三十多斤高粱、玉米,还有两百多斤白芋。从秋末到明年小麦收割前,半年多的时间,这点口粮哪够吃哟!
  林晓阳:口粮不够,怎么还有余粮卖呢?
  农妇苦笑着说:大兄弟,你是城里人,不知道农村的情况,公粮和余粮是以田亩计算必须完成的任务,剩下的才是社员的口粮。
  林晓阳摇了摇头,一副不解的神情。
  俺家是贫农成份,如果成份不好,是不能外出谋生的。这两年地主、富农分子饿死不少了。
  农妇说完,掏出一张介绍信让林晓阳看:
  证 ? ?明
  兹有我古城大队八小队王玉珍,三十五岁,贫农成份,携带九岁女儿李明秀、五岁女儿李明花去湖北谋生,望沿路有关单位给予支持。
  江苏省邳县古城人民公社
  一九六〇年九月九日
  林晓阳拿在手上:上面写你们去谋生,谋什么生呀?
  大兄弟,谋生就是去“要饭”哪。苏北、鲁南的农民从去年起,就这样成群结队出外讨生活,不然,待在家里只有饿死。公社干部给外出逃荒的贫下中农一律开证明,到了外面好住宿。我公公和婆婆去年就去湖北了,在章华县龙潭公社竹场大队一个生产队承包菜园子。上个月公公写信来叫我带着两个丫头去他那儿。这样,家中省下的口粮才可以让丈夫和上学的儿子吃饱饭呐。
  林晓阳:我去的地方也是龙潭公社,是我舅舅的家乡,我去找母亲的。
  农妇:哟!这么巧,都是去龙潭公社。你舅舅在什么大队呀?
  林晓阳:水湾大队。
  农妇:哦!两个大队相隔肯定不远,说不定哪天我们会碰上呢!
  (画外音):林晓阳做梦也不会想到,吃他饼干叫李明秀的小女孩会在命运的安排下十几年后竟成了他的结发妻子。(画外音停)

相关热词搜索:上集梦想

上一篇:《梦想之歌》——上集(二)
下一篇:《梦想之歌》——上集(四)

潜江市知识产权协会??版权所有??鄂ICP备15007408号-1 ? ? ??

服务热线:0728-6292013? ? 13385200358? ? ? ? ? ? 13593902976 ? ? ?

地址:湖北省潜江市园林南路特8号 ? ? ?电子邮箱:1035034947@qq.com ? ? ? ? ? ? ? ? ? ? ? ?
?